B站前一哥花2000万“赎身”,饭圈击败二次元?

2021-12-13 18:28 来源:市场资讯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作者/刘霞

编辑/刘杨

12月9日,顶流UP主LexBurner(下称“Lex”)在B站“重获新生”。

Lex今年2月因“口嗨”动漫《无职转生》而遭到B站封禁,时隔10个月后,他用2200万元的代价换回了B站的原谅。

从B站官方发布的《关于违约UP主LexBurner法律仲裁结论的公告》可以看出,Lex赔偿相应金额2000万元,账号及直播间将被解封。Lex也在B站上发文,表示接受该项裁决,同时他希望委托B站向动画院校捐赠200万元。

一石激起千层浪,公告发出后,“Lex解封”话题冲上微博热搜第一,目前该话题阅读量已经达到了2.7亿。虽然在该热搜词条下方,提到了“请勿引战、互撕、谩骂”,但是事实证明,Lex事件作为今年二次元圈最大的瓜,影响力不容小觑。对于Lex账号解封,网友评论两级分化,“欢迎”与“不欢迎”的两种声音已经“开战”。

B站为什么要冒着引发争议的风险让Lex回归?难道真的是为了2000万元,还是有其他打算?

B站顶流的前世今生

“我给了其他UP主6年的时间,我2014年就出道了,2015年就登顶了,六年的时间,他们有没有一个超过我的?”Lex今年2月直播间里的这番话虽然略显狂妄,倒也基本符合实际。

被封之前,Lex的粉丝超过900万,发布的视频作品,播放量动辄达到数百万,可以称的上是B站动画区“一哥”。

2018年B站上市时,他是跟随B站董事长陈睿赴美国敲钟的8大UP主之一,曾被B站评为“bilibili 2020百大up主”“bilibili 2020年度杰出主播”。

2018年,B站在美国上市/视觉中国

2018年,B站在美国上市/视觉中国

彼时,Lex作为B站动画区的台柱子,风光无限,不过最终他还是败给了自己的“口嗨”。

2021年2月2日,他在直播中对B站引进的动画《无职转生》发表了争议言论。本来矛盾只是集中在作品上,但是Lex却在直播时将矛盾上升到了“开地图炮”。

同时,身为动漫区起家的UP主,Lex满口“你们漫圈、二次元战士”,与动漫圈划清界限;甚至直播时脏话连篇,嘲笑其他漫评作者。 

尽管事后Lex道歉了,但是道歉却引来了另一波愤怒。原因是Lex在B站出事最先选择去微博道歉,而他在B站发动态道歉时,距离事件发生已经过去两天。对此B站网友并不买账,有人评论称Lex的“微博和B站有两天时差” 

口嗨过头的Lex,只能眼看着自己的楼塌了。

2月7日,《无职转生》因“技术原因”被B站下架。次日,B站出手对Lex封号,并针对其违约行为进行法律追究。12月9日解封时,Lex掉粉200多万,目前粉丝数为691.8万。

不过,掉粉并没有减弱其“吸金”的能力,前脚刚解封,Lex后脚就开启了直播,舰长一小时内破千,总督达10人以上。

直播舰队又叫B站大航海,主播房间内拥有自己的舰队,粉丝可以点击上船成为主播舰队上的船员,船票有总督(19998元/月)、提督(1998元/月)、舰长(198元/月)三种。用户消费任意等级的船票,主播则可以从中分成。

与此同时,Lex回归之后的直播间弹幕也是一片祥和,满屏都是庆祝他解封的祝福。不过,有B站用户反映,“Lex的直播间15级以下的粉丝不能发言,想发言得先氪金138元。”

按照B站目前的规则,开通舰长可直接升级21级粉丝勋章,这意味着Lex的直播间的祝福可能大部分都来自他的“铁杆粉”。 

同样,在B站公告的评论区,有支持他的用户评论表示,“他也没做什么罪不可恕的行为,也受到了惩罚,应该得到原谅”。

而对Lex复出颇有微词的二次元核心用户则认为,“一切才刚刚开始,接下来将是决定以后B站话语权究竟是饭圈还是二次元的时候了”“早就是饭圈了,该爬出B站的不是他而是我们”。

UP主饭圈化 ?

通过梳理Lex事件的始末,可以看出2月和12月的这两场“乱战”都具有明显的“饭圈化”特征。

Lex事件已经不仅仅是B站的事情,在贴吧、知乎、微博等平台频频登顶热搜。不同平台的网友对于该事情的评价,也呈现严重的两极分化。

支持Lex的人和反对Lex回归的人,可以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类人。

很多支持Lex的人都带着强烈的饭圈言论色彩,在争论中,控评、屠版、护主、互踩、挂黑、集体人肉等“饭圈手段”轮番上阵。更多反对Lex回归的人则代表着传统二次元用户,面对涌入的饭圈文化,动漫爱好者感觉受到了侵犯。

同时,舆论也早就从对《无职转生》和Lex的讨论迅速蔓延到其他问题,从对粉丝群体的对立到平台之间的对立,再到二次元和饭圈的对立,甚至上升到了男女性别对立。

通过Lex粉丝“道什么歉,哄哄你”“Lex拥有我全部的爱”“喜欢你的傲慢,你有傲慢的资本”等评论风格可以看出,其粉丝呈现出很明显的饭圈化特征。直播间里迅速飞升的舰长数和礼物数,也彰显着这群粉丝强大的氪金能力。

B站发生的变化,与其破圈战略步调一致。从2019年年末的“bilibili跨年晚会”开始,B站的“破圈”之旅正式拉开帷幕。打破二次元壁垒的B站来到了更多人眼前,大量非二次元用户涌入进来。

为了帮助UP主扩大影响力,B站还开始制作“UP主综艺”。2020年暑期,B站推出名为《欢天喜地好哥们》的UP主综艺,组建了以LexBurner、老番茄、花少北、某幻君、中国BOY超级大猩猩为核心的男团,该团也被粉丝们称之为“阴阳怪气男团”。

很多头部UP主除了参加自制综艺外,也开始频繁参加其他综艺节目。比如前段时间,原B站美妆区UP主机智的党妹就频繁在《我在颐和园等你》《登场了!敦煌》等节目露脸。

对于平台和UP主来说,凭借综艺节目积累新粉丝是一件双赢的事情,不过随之而来的风险也是很高的。进入大众视野之后,原来只需专注做视频的UP主被推到了台前,他们像明星一样接受着更多粉丝的审视,一举一动都被放大,稍有不慎便会遭到流量的反噬。

今年以来,包括Lex、回形针PaperClip、机智的党妹在内的B站头部UP主,因为各种言论和行为频频翻车。翻车的之后,有的UP主掉粉丝百万、有的账号禁言、还有的被全网封禁。

在某社交平台上关于Lex回归的帖子下,有网友表示:“14年入站、今年6月退了。饭圈化、短视频入侵……实在看不下去了。”

多元化破圈所带来的社区氛围混乱,成了B站商业化道路上的难题。一位B站的老用户向《豹变》表示:“以前弹幕全是梗,而且这些梗只有我们二次元看一眼就能秒懂,可以说是我们身份识别的暗号。现在有些弹幕我都看不懂了。”

为什么B站需要Lex?

B站为什么要冒着可能带来争议的风险解封Lex?难道真是因为缺钱吗?

答案或许是为了钱,但也不全是为了钱。

B站今年Q3财报显示,今年第三季度公司净亏损达到了26.86亿元,同比扩大144%,大幅超出市场预期。与此同时,今年前三季度B站总共亏损47.04亿元,已经“超越了”爱奇艺的亏损程度。

越亏越多是其大幅度扩张用户基数所带来的必然结果。在B站去年的全年财报电话会中,陈睿曾表示,公司已明确新的用户增长目标,2023年月活跃用户计划达到4亿。

显然,想要完成这个目标,只局限在二次元领域是远远不够的,破圈走向多元化是必须迈出的一步。

这一点从B站的财报中也可以看出,游戏、广告、增值服务、电商及其他这四大主营业务占比变得越来越均衡。

B站上市之初,占其总收入约八成的游戏收入已经下降到了三成以下。取而代之的是增值服务,2020年比2018年,增值服务收入增长了32.6亿,今年第三季度增值服务业务收入为19.1亿元,同比增长95%。

B站在财报中表示,增值服务营收扩大,主要是因为大会员、直播服务及其他增值服务的付费用户数量增加。在其他业务增长见顶的情况下,走头部UP主路线无疑是当前B站运营的最好选择。

此次B站解封Lex,或许也与其影响力和商业价值有关。此前,在B站综艺《欢天喜地好哥们》第一集里,另一位B站头部UP主老番茄曾经用调侃的方式称,“Lex创造了一个月完成8个商单的奇迹”。

另一方面,作为以UP主PUGC内容创作为核心竞争力的B站来说,UP主是B站最宝贵的资源。不过,在当前国内视频平台“争做中国YouTube”的大环境下,有内容能力的头部UP主早就成了各大视频平台争抢的香饽饽。

2020年,B站就遭遇了其他平台的挖角,当时一些B站头部UP主出走,投入西瓜视频麾下。被西瓜视频挖走的知名UP主包括“巫师财经”“温义飞的脑洞财经”“捕月说”“科技袁人”“妈咪说”等。

为了避免出现“蜀中无大将”的尴尬局面,B站也展开了反击。据36氪报道,去年7月,出走一年的头部游戏UP主“敖厂长”,拿着4000万的合约宣布回归B站。虽然随后B站否认了签约金额,但也回应称,确实与敖厂长签下了为期5年的独家合约。

此外,B站为了稳住军心,还开始投资自己旗下的UP主。2020年B站入股了旗下知名UP主敬汉卿的公司“四川汉卿传媒有限公司”,持股10%。在吃素的狮子、IC实验室、小艾大叔等UP主背后的公司中,也能看见B站的投资身影。

在防御外来挖角的同时,B站也在丰富自己的UP主生态。《2021 B站创作者生态报告》显示,泛知识内容占B站视频总播放量的45%。过去一年知识区创作者规模增长92%,涵盖了生物、文学、设计、医学等多个专业领域。而B站2009年刚成立时,动画、游戏和音乐领域创作者占7成以上。

不可否认,B站在破圈路上已经做到了百花齐放,但在这个过程中,B站能否端平二次元与新用户的这碗水,做到陈睿所说的“B站可能会倒闭,但永远不会变质”,还需要时间的检验。(来源: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