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慌了?Facebook多项收购交易受阻!谷歌等巨头扩张步伐放缓

2021-09-12 17:21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作 者丨黄婉仪、见习记者 郭美婷

有关脸书收购案件的争论仍在持续。

日前,脸书强硬回应英国反垄断机构竞争和市场管理局(CMA)对其收购在线动态GIF图片搜索引擎Giphy的调查,质疑英国政府否决该笔交易的合理性。同时,脸书收购美国客户服务初创企业Kustomer的案件也被多国监管部门盯上。

有受访专家表示,脸书近期在社交媒体领域遭到的收购限制,或因监管机构吸取了此前脸书收购Instagram和WhatsApp的经验教训。美国正在试图弥补这一错失,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已多次就此提起诉讼。

然而,多年来利用收购“开疆拓土”的不只脸书。多位受访专家表示,其他巨头亦存在被回溯性审查的可能,而在多个领域上的市场支配地位的谷歌,或将使其成为监管部门的重点“关照”对象。

“四面楚歌”的脸书收购

Giphy是全球最大的GIF动图搜索引擎,曾为TikTok、Twitter 和 Snapchat等多家社交平台提供服务,后于2020年5月被脸书宣布以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8月12日,CMA官网发布公告称,脸书与Giphy的合并将损害社交媒体平台间的竞争,并消除展示广告市场的潜在挑战者。

CMA认为,一旦脸书拥有了对Giphy的控制权,可能拒绝其他与脸书有竞争关系的平台访问其GIF,或者更改访问条款,要求这些平台提供更多的用户数据。而除了另一家大型GIF提供商——谷歌的Tenor,这些平台几乎没有选择。

此外,Giphy原本为美国提供创新的付费广告,也正考虑将该业务扩展到英国等国家。脸书在英国展示广告市场约占半数份额,该收购消除了其潜在竞争对手。

CMA表示,最终报告将于10月6日发布,届时或将强制要求脸书解除交易并出售Giphy。

9月8日,脸书强硬回应CMA对其收购Giphy的调查,称后者否决该笔交易毫无道理,CMA是否有权否决该交易也有待商榷。

对于CMA的质疑,脸书在最新回应中提到,其曾于3月5日非正式地向CMA承诺:5年内,脸书将按照交易前相同的条款,且不会以共享用户信息为条件让其他平台访问GIF;未经用户同意,脸书不会获取任何可单独识别或聚合的用户数据,但遭到CMA拒绝。

除Giphy,脸书对Kustomer的收购也阻碍重重。8月2日,欧盟委员会表示将调查并评估该项收购是否违反欧盟公平竞争法规。

作为一家初创的客户关系管理软件供应商,Kustomer为企业提供包括通话、电邮、短信、社交媒体等跨渠道的用户互动一体化管理。脸书在去年底收购Kustomer,以扩大旗下即时通信应用软件的规模,加强信息发送业务的盈利能力。

欧盟初步调查已于5月启动,侧重于脸书是否滥用来自Kustomer的用户数据使其在个性化广告中获得不公平的优势。但调查发现,脸书可能会切断或降低Kustomer的竞争对手对脸书信息渠道的访问权限。调查评估将于明年1月7日截止。

同时,这笔交易还被英国CMA、德国反垄断机构盯上。据知情人士透露,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2月中旬也对此展开了深入调查。

“前车之鉴”之WhatsApp收购

脸书近期在社交媒体版图上的收并购行为频繁受到监管部门的关注,或有鉴于多年前的经验教训。

2012年,脸书以10亿美元价格收购了图片分享应用Instagram;

又在2014年以190亿美元收购了全球即时通讯应用WhatsApp。

“随着4G、5G技术的普及,图片、视频社交已成趋势。脸书很早就意识到,作为初创企业的Instagram和WhatsApp,可能在短期内积累大量的用户群体,与脸书形成显著的竞争,甚至构成潜在颠覆性的威胁。”

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刘旭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当时监管部门错过了对脸书这两项并购行为的及时干预,使得原本就拥有庞大用户基础的脸书,在移动社交领域占据更领先的地位,并提前占据了图片、视频社交的赛道,让其他竞争对手难以施展。

最近美国FTC正在试图弥补这一错失。

从去年12月起,FTC与美国48州检察长对脸书提出反垄断诉讼。根据诉状,脸书瞄准了会对它垄断地位产生竞争威胁的公司,以及对其他软件开发者施加反竞争条件。这些商业行为不仅损害了市场竞争,而且消费者的个人社交网络选择越来越少,也剥夺了广告主的利益。

因此,FTC希望向联邦法院寻求一项永久禁令:要求脸书剥离包括Instagram 和 WhatsApp在内的资产,禁止脸书向软件开发者施加反竞争条件,并且脸书未来的收并购案都必须寻求事先通知和批准。

诉讼一波三折。

今年6月,因认为FTC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脸书在个人社交网络市场拥有垄断地位,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地区法官驳回了诉讼请求。

50天后,FTC重整旗鼓,再次提起脸书的反垄断诉讼,仍然主张对其进行业务拆分。日前,FTC向法院提交的一份最新诉状显示,2016年9月到2020年12月,美国用户平均每月92%的社交媒体时长都用于脸书,脸书在各类设备的DAU(日均活跃用户数量)份额均达到70%以上。仅2020年,脸书的营收就超过850亿美元,利润超过290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针对收购Giphy和Kustomer的审查案中,监管部门多次提及“数据”。

“脸书、谷歌、亚马逊等巨头凭借着数据创新能力建立起庞大的商业帝国,其收购行为往往带有进一步整合数据资源、强化数据竞争力的目的,容易加重数据垄断现象,执法机关理应在审查收购案时重点考量这些因素。”

暨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仲春表示,在国外,数据已成为近年来针对互联网巨头反垄断的核查重点,如欧盟、美国、德国对谷歌数字广告和在线购物的反垄断调查中,执法机构都对谷歌如何收集和处理数据进行了深入分析。我国目前与数据相关的反垄断调查尚处于起步阶段,但司法实践已有多起涉及数据不正当竞争与垄断的民事纠纷案件。

刘旭则认为,反垄断监管的重点仍在市场支配地位的认定上。几起案子都提到了“数据”,但关键不在数据本身,而是谁来使用数据、如何使用数据、数据流向何方,是否导致竞争进一步恶化或消费者权益受损。

“慢下来”的扩张步伐

图/新华社

越来越高的反垄断呼声将脸书推上了风口浪尖。

CEO马克•扎克伯格曾在2008年的一封邮件中表达的“收购比竞争更好”——或许已不能成为脸书未来的发展策略。

“频繁的收购反垄断审查可能会减缓脸书在个别地区扩张的步伐。欧盟及其主要的国家的监管政策相对严格,脸书在该区域将面临更多不确定因素,其对Giphy和Kustomer的收购计划都可能由于执法部门的介入而最终流产。”仲春说。

刘旭表示,一方面,监管机构的审查使脸书不得不审慎地看待自己的收购,并放慢收购的节奏。但另一方面,这也可能激发企业内部开展业务创新和研发,刺激脸书转型,向其他领域拓展。

“监管本身不是为了限制发展,而是给公众交代,也给企业反思的机会。”并购导致了竞争被严重限制,短期内可能获得垄断利润,但长期会阻碍整个市场的发展,影响企业形象,也让企业缺乏进取心。”刘旭表示。

脸书并非唯一一家通过收购“开疆拓土”的互联网巨头。去年10月6日,美国华盛顿特区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反垄断小组公布了一份数字经济竞争状况调查报告。

报告批评了苹果、亚马逊、谷歌和脸书(简称“GAFA”)通过收购消灭新生或潜在的竞争对手,主要策略是监控小型初创公司,在其发展为真正竞争对手前用较低的价格将其买下,由此规避掉大部分反垄断审查。

为此,报告提出了实施结构性分离,减少利益冲突;完善反垄断审查,阻止数字市场中的反竞争并购等建议。

“近年来美国针对四大科技巨头的反垄断审查力度的普遍强化,既激励了本国科技行业的创新,又启发其他国家,形成全球化的监管合作。同时,还引导资本向新兴领域拓展。”刘旭解释,当在主业领域无法通过并购提高市值或达到消费者对其发展潜力的预期时,这些高科技企业可能会转向其他新兴行业方向投资。

据“美国经济自由计划”网站统计数据,GAFA自成立起总共进行了588起公开收购,涉及多个垂直领域的数百家公司。其中,谷歌占据半壁江山,20年间进行了258次收并购,每年约13有次交易。脸书反而占比最小,但亦有近百家公司被其收入囊中。

近日来被FTC紧追不舍的脸书对Instagram和WhatsApp的两起收购案,在当年都得到了FTC和反垄断监管部门的许可。未来,监管机构是否会也对其他巨头们过去的收购或并购案件进行回溯性的审查?

仲春认为,存在回溯性审查的可能,但美国法院在驳回联邦政府对脸书收购Instagram和WhatsApp的起诉时提到:

过去可能涉嫌到的违规行为并不能作为今日指控垄断的理由,从收购再到被指控垄断间隔已在五年以上。

这表明回溯性审查存在一定的操作难度,在收购行为完成之前对其进行全面的反垄断审查更具有实效性。

图/新华社

而在四大巨头中,谷歌最可能被波及。

一方面谷歌收购的公司数量最多,另一方面谷歌业务面涉及十分广泛,在数字广告、操作系统、在线搜索、数字地图等多领域具有市场支配地位,这也使其成为了各国反垄断执法的重点“关照”对象。

“确实不排除这种可能。目前看来脸书遭遇回溯审查的可能性最大。至于谷歌,不同于脸书拥有能单独拆分的应用软件,作为一家纯技术公司,谷歌即使剥离了相关业务,但技术和数据仍较难剥离。”刘旭说。